久久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首页 > 你是主我是仆 >黑漆漆的一片

第640章 黑漆漆的一片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黑漆漆的一片》。

不能无争;有所争,故不能不于同中而有一扯他衣襟,低语道:随机而变,不要冲

在明思远和右贤王谈话不久之后,整个炎月军团的待遇水平都得到了提高,都快赶上右贤王麾下的嫡系部队的待遇了。

提高最少的自然是一直为首的龙千军。

为此龙千军愤愤不平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那天晚上同样发生了一件大事, 马克王手下悍将醉酒之后偏离道路,被冻毙大雪之中,一同遇难的还有十几名马克王的随从。

同一天,这个东撒克逊族首领马克王因为醉酒没留宿在右贤王军中大帐,得以幸免。

右贤王放话,大雪封路,即使数百米路程都有危险,所以马克王常住右贤王中军大帐,成了右贤王的常客,吃住以及处理部落中大小事务都在右贤王的中军营地。

第二天,被马克王召集到右贤王中军大帐商议救灾策略的部落各头领中,一名万户长骑马被摔死,还有两名副将莫名其妙得了痢疾,当晚病急不治而亡,连只言片语都没留下。

随即,为了抗灾,该部落所有非军马的牲口皆被宰杀,在右贤王出面劝说下,马克王仅留了一些产奶的奶牛和羊。

一夜之间,变了天。

大雪总算停了。

“这右贤王还真大手笔!”得知变故之后的明思远心中一凛,幽幽的说。

“真没看出来,宽厚待人,和蔼可亲的右贤王居然会有这等雷霆手段。”蔺峰感到脖子后面发凉,心中一阵后怕。

与之带来的好处也显而易见,本来以为被抛弃的杂牌军的补给也提升了一个档次,因为严寒导致的减员现象得到了有效扼制。

“哈哈,这算是好事,右贤王一般护犊子,哪怕自己养的牲口也不愿意挨饿受冻,更别提给他卖命的杂牌军了……”张敏口不择言,突然发现大帐中的空气冷却下来了。

所有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你们看我干什么,我说的是实话啊,右贤王曾经养的狗……”

张敏瞬间感觉到莫名的心慌,“不对,各位兄弟,你们别吓我,我……我没说错……唉哟,我这嘴贱呐!”

终于发觉自己说的话有问题了,登时一张老脸憋的通红,顺手给了自己一巴掌,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……我没……那个意思!”

“再掌嘴,你才牲口呢……”牛豆豆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豆豆弟弟,你看我……”张敏媚笑的讨好牛豆豆。

“哼,喊我牛兽医。”牛豆豆白了一眼张敏,“我专门给畜牲看病,一会要不给你看看?”

“我没病,谢谢豆豆弟,哦不,是豆兽医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谢谢,牛兽医,牛兽医的关心。”张敏赶紧递给牛豆豆一根带肉的大骨头。

“吃腻了,看着就反胃!”牛豆豆扭过头。

“那……那蔺兄弟给你吃,嘿嘿!”张敏又赶紧讨好蔺峰。

“唉,还是留着你吃!”蔺峰不屑一顾。

“司大叔,你看?”张敏不甘心,又试探着。

“咳咳,我现在想喝小米粥啊……”司大叔若有所思的,砸吧砸吧嘴,看着肉骨头提不起兴趣。

“唉哟,各位,我说错话了,我说我自己行了吧……我错了,咱们都是炎月人。”张敏讪讪的认错道。

“知道就好!”明思远这才慢悠悠的发了话。

“一会儿你随我出一趟远门!”明思远瞥了一眼诚惶诚恐的张敏说道,“让你话多!”

“好,好,能为明千夫长出力,自然是我的荣幸,嘿嘿……”张敏如释负重,舒了一口气说道。

“思远,这么大的雪,无路可走,你要去哪里?”蔺峰不解的问道。

“唉,没办法,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咱们既然吃了右贤王的饭,那就得替他办事。”明思远没声好气的说道。

“什么事?”大帐中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“去寻找伊罕王部,还有左贤王部,七日内取得联络并返回。”

“这么厚的雪,连路都没有,让我们怎么去?”众人一片哗然,“还不如把这些补给退回去,至少不用出去挨饿受冻了。”

“废话少说,右贤王的命令你拒绝得了么?”明思远没声好气的说道。

“那我也去。”蔺峰在大营了快要憋疯了。

“不行,咱俩必须留一个,不然右贤王又会以为我们要逃跑了。”

“可是我们怎么走,这么厚的雪,骑马骑不成,爬着去啊?”张敏显然不愿在这大雪天出门。

“这个不用你操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明思远神秘兮兮的说,“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明思远,张敏很快就收拾妥当,并带了一个由司大叔挑选的认可之人。

明思远从大帐内拿出四块一米长宽十几公分的木板,奇怪的是木板两头略微翘起,正中间有卡板,大小正好能放一只脚进去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在场所有人很诧异,不明就里。

“这是秘密武器,你们不许透露给撒克逊族,就把他当成搭帐篷的工具!”明思远严肃的说道。

“先把这些木板装到马匹上,我们这就出发。”明了,你不是她!”

  姜晔听罢他的话身体一怔,接着轻声笑了笑,伸出一根玉指在他额头点了点,柔声说道:“小师弟,你傻啦?怎么连师姐都不认识了?”

  路乞儿没有说话,抓住姜晔的手用力捏了捏。

  “哎哟,师弟你干嘛啊,弄疼我了。”姜晔皱着眉头娇声说道,吃痛之下,想要挣开被他攥住的手,竟是挣脱不开。于是抬头委屈的说道:“你不是说过你喜欢我吗?为何又要如此对我?”说话间,已经是眼泪汪汪,惹人怜爱。

  “我是喜欢师姐,但是我喜欢的是那个我见了大气都不敢喘的师姐,而不是你这个对我关怀备至,恨不得贴上我的师姐。况且,你搞错了一件事。”路乞儿冷声说道。

  “什么事?”姜晔好奇的看向路乞儿。

  “她比你好看一万倍!”说罢,路乞儿抡起右拳,狠狠的砸向身前的少女,武技,龙怒!

  少年浑身赤焰,一拳递出,惊天动地。眼前的少女被他一拳打得灰飞烟灭,他冷哼一声,收回火焰之拳。那座小楼也如水中倒影,水波荡漾之下,缓缓消散不见。路乞儿站在原地,长须了一口气。一边擦拭着额头的细密汗珠,一边瞧瞧身下的小伙计,自言自语道:“怪不得师尊说男子同女子打架,多半是打不赢的。师尊就是师尊,说的话好有道理啊。”

  “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可是我的梦境里面怎么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啊。”少年哀呼一声,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,觉得自己变得不纯洁了,双手掩面,一脚在地面重重跺了一下,太羞人了。

  等他放下双手,忽然发现自己一身污垢,穿得破破烂烂,站在黄河镇的一条街前,手中还攥着一块冷硬的烧饼。他瞧了瞧四周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。自己怎么回来了?路乞儿站在人群中一阵纳闷,自己肯定又在经历梦境。正好,去从前自己住的石桥那里看一看。抬头寻了一下方向,刚想转身离开,迎面就撞过来一个人,力道很大,一下就将他狠狠的撞飞了出去。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绞痛,慢慢从低声挣扎起身。对面是一群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乞丐,只是为首之人看上去要年长几岁。看到这些人,路乞儿就愣住了,这不是当初把自己打死的那些乞儿吗?想不到是他们。路乞儿脸色变得阴冷,握紧了双拳,你们杀了我一次,现在在我梦境之中,还能被你们给欺负了?更何况,我路乞儿如今今非昔比,今日就要你们血债血偿!

  “哟,瞧你这样是不是不服气啊?”为首的乞丐冲着路乞儿讥笑道,“将烧饼交上来,今日我们就发发慈悲,打你的时候下手轻一些,如何?”

  “我交你大爷!”路乞儿低吼一声,原地跃起,冲上前去就轰出一拳,“武技,龙怒!”

  为首乞丐见路乞儿挥拳而来,心中也是一惊,“武技?”但看路乞儿像是寻常人打架一般自顾向前冲来,也就随意踹出一脚。

  路乞儿拳还没落到对方身上,就被一脚踹出好远,趴在地上,嘴巴之中忽然一股腥甜,便吐出了好几口鲜血,显然是被伤得不轻。

  “怎么会?”路乞儿呆住了,“我怎么发动不了武技了?”惊疑之下,他连忙查看自己体内灵气,赫然发现自己体内混混沌沌哪儿有什么灵气。

  “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,这是我自己的梦境,我要醒过来!醒过来!”他忍着剧痛,不甘的嘶吼着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那群乞丐愣了半晌,突然像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,疯狂笑起来,有的甚至笑得肚子疼而直不起腰。

  “笑死老子了,还什么‘武技’,什么‘龙怒’,我看你是‘狗*爬’!哈哈哈.......”

  此刻路乞儿听着他们的笑声,眼神空洞,眼角挂着眼泪,如同一只死狗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嘴中都是猩红的鲜血,喃喃自语,“这是梦,也不是梦。”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,身体中传来的剧痛仿佛又在告诉他,这就是真的,逍遥谷的一切才是梦境。如今,这个梦该醒过来了。他始终,还是黄河镇那个可怜的小乞儿。

  “他已经疯了,这么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,我们哥儿几个帮他解脱了吧?”为首的乞丐看着趴在那里形同死狗的少年,出声笑道。很快,他的话就得到了其余乞丐的赞同。众人冲上来,对着地上的小乞儿就是一番狠辣的拳脚。路乞儿一声不吭,连一句呻吟都不曾发出。路过的人也不曾有人停下脚步看一眼,似乎这就跟吃饭睡觉一般平凡无奇。或是觉得无趣,几个乞丐打了一会儿便停下来,围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少年,每人都朝着他重重吐了一口唾沫,便丢下他扬长而去。

  很久之后,被打得半死的路乞儿才慢慢转醒,慢慢坐起身来,远处的太阳已经快要沉入山后,除了刺骨的疼痛,少年似乎是感受到了一丝寒意,伸手紧了紧身上那可怜的麻布上衣,看见手中还攥着那块沾满泥土的烧饼,他咧开嘴笑了,嘴角边上那已经凝固的血跟着裂开,露出里面的伤疤。

  又过了一会,他才慢慢站起身,踉踉跄跄朝镇外走去。

  这次走了很长的时间,月亮都高挂夜空,他才蹒跚着走到他住的那个桥洞里,望着洞内石台之上,枯草中露出的半个青色椭圆石头,他轻轻笑了,笑容之中有些苍凉,有些失望。

  “烧饼—”他唤了一声,还没等到继续开口说话,便跪倒在地上,他捂住了嘴,鲜血止不住渗出了指缝,乌溜溜的大眼睛呆呆望着那块青石,眼泪滚滚从眼角滴落。终于,他倒在了地上,瞳孔一缩,便没了声息。另一只手,依旧紧紧攥着那半块烧饼。

下面自然没有具名,只画。全义以谓梁虽仇敌,今

杨义听着外公叙述龙家兄妹的故事,当听到那两个混账舅父将自己父亲和杨恭石的财产全部没收,并将父亲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,直接造成了他们兄弟俩反目成仇时,杨义怒不可遏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果然是两个混账!”

人的手臂一般却是充斥着一丝中,通体的黑色。

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恐怕这一次就我们几个人,恐怕那几个人,不会来到这里的。”放在开口的冷峻男子,再次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
“那是自然,要知道那三大......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黑漆漆的一片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